区域不均衡加剧

某些国家正面临结构性的赤字,因为他们只消费啤酒却不生产或者只生产很少的大麦。中国就是如此。2013 年,中国消费了近 400 万吨啤酒大麦,但大麦产量只有不到 100 万吨。当地政策不鼓励大麦生产,而是鼓励生产大米、玉米和小麦。未来 10 年大麦需求预计会增长 600 万吨,因此,将需求增长考虑在内,赤字只会越来越严重。

越南等其他国家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形,只不过规模较小,越南的大麦消费数量预计在未来 10 年里会从现在的大约 50 万吨增长至约 100 万吨,然而受农业条件的限制,当地几乎不生产大麦。

最后,在新兴国家中,一些市场的啤酒消费增长强劲,但是要建立啤酒大麦生产工业却很困难。印度就面临这种情况。印度的大麦生产区和消费区相距很远,物流服务一直都跟不上。某些非洲国家也是如此,这些国家的种植结构(小农场、自给农业)不利于啤酒大麦这类高技术作物的生产和贮存。

一个相反的极端是,另一些国家却出现了结构性盈余,他们的大麦生产多于消费。澳大利亚和欧盟正是如此。澳大利亚的啤酒大麦产量为 350 万吨,但消费量只有 100 万吨,而欧盟的产量约为 1100 万吨,但消费量只有 900 万吨。

俄罗斯和乌克兰情况又有所不同。这两个国家是世界上最大的大麦生产国之一,但是气候条件(春季干旱而收获季节却多雨水)很不利于啤酒大麦的种植。因此该地区成为了大麦秸秆出口国,但却是啤酒大麦的进口国。

同一个地区内也会出现不均衡。例如,北美的生产区继续向西北部转移,但是啤酒消费区却集中在人口密集的地方,即北美的南部、东部以及西部。因此该地区的啤酒大麦能够自给自足,但却存在大量的区域内流通,例如从加拿大流向墨西哥。